• 近期发布

  • 丝瓜视频app最新下载网址

    No Comments

    () (三合一更新,两章正常更新,一章加更,欠更五,今天更新了一万三千字,求月票,求推荐票)

    收获围观的吴强产生了一种万众瞩目的错觉,右手卷成筒状,放在嘴边咳嗽了一声,“这当然是因为……”顿了一下,小保安转头一手抓着成默的胳膊,一手指着成默正看向他的脸说道:“他想泡小周!”

    拿着电话的周放有些脸红,她没想到保安吴强居然会说出这样一个天马行空的理由。

    小保安吴强继续言之凿凿的分析道:“你们想啊!我们酒店几个前台的姑娘,被问电话号码可不是一次两次了…..尤其是小胡和小周….虽然小胡长的稍微比小周漂亮一点,据我统计,实际上问小周电话号码的还多一些…..”

    瓜子脸小胡听到吴强这么说,顿时有些不高兴了,虽然她和周放关系不错,那也是因为周放长的不错,平时朋友叫她出去玩,就会让她多叫几个美女,这个时候就能把周放叫上,对于瓜子脸小胡来说,周放既是笼络的对象,也是比较的对象,此刻吴强居然说问周放电话号码的比问她电话号码的多,就有些不爽,假笑着说道:“那是,当然是问你心上人的人多些!”

    吴强没料到小胡居然将他的心事揭破,瞬间面红耳赤,但又不想否认,只能立刻转移话题,扭头冲着成默冷笑:“老实交代,你在25楼偷了什么东西?你是不是因为想要找小周要联络方式,所以回到现场的?”

    成默懒得废话,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不想说话,转头看向了楼梯间的方向,看白秀秀过来了没有。

    众人见成默不说话,便觉得也许真被吴强说对了,当然说不说对,和他们也无关,反正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纷纷表扬起吴强,“小吴,犀利!”

    “小吴!6666!”

    “小吴,强!”

    面对纷至沓来的赞誉,吴强站直了身体,得意洋洋的说道:“我每天必看的节目就是《今日说法》,我叔也说我分析案情这方面挺有天赋的,说过几个月就把我弄成协警,然后想办法转正….”

    说完吴强还偷偷瞧了周放一眼,大有一种等我发达了,就过来找你的暗示,然而吴强看见周放似乎还不相信自己的判断,有些不满了,对周放说道:“你赶紧给25楼的客人打电话。”

    90后美腿美女莎莎时尚写真图片

    接着吴强看了看小胡,本来想吩咐她报警,想起刚才才被怼,有些怵平时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小胡,便对周放的表姐说道:“黄姐,赶快报警抓人吧!”

    浓妆姐倒是相信成默就是小偷,毕竟他的行为实在太可疑了,便拿起了前台的电话,板着脸说道:“小小年纪不学好,也不知道爸妈怎么教的…..”

    成默最反感的就是别人说他爸妈怎么样,蹙了下眉头说道:“我和25楼的是一起的,昨天晚上吵了架,所以…..”

    吴强“哈哈”笑道:“又来了,又来了,是不是想说你是个小白脸,25楼的那个大美女包养了你一个月!”

    浓妆姐上下打量了一下成默,啐了一口,鄙视的说道:“瞧你这骨瘦如柴营养不良的样子,怕是在床上一分钟都坚持不到哦…..也有人包养?”

    听到浓妆姐的话,众人一众哄笑,看着被喜感十足的眉毛哥吴强扯着胳膊的成默,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就在这时白秀秀也走到了前台,听到了浓妆姐有些粗鄙之语,又听见了“包养”两个字,略微皱了皱眉头,偏头看了成默一眼,冷冷的问:“什么包养?”

    白秀秀一说话,顿时整个大厅鸦雀无声,陡然间陷入了一种奇怪的静默,一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这个气质高雅的女性,简单的黑色高领修身毛衣配酒红色的呢子半身裙,一侧的头发挂在耳后,一侧的头发顺着侧脸流泻而下,这光芒瞬间就盖过了酒店大堂那明亮幽寂的灯光。

    听到白秀秀的声音成默心中叫苦,但现在否认也没有意义了,便转过头看着白秀秀理所当然的说道:“你自己昨天说的包养我一个月的….昨天我过来开房,没有钱,只好提了一句咯。”

    白秀秀见小保安吴强还抓着成默的胳膊,视线不过在小保安的脸上扫过,小保安立刻就不由自主的将手松开,并在黑色的保安服上擦了擦,看了眼白秀秀,想要说点什么,张了张嘴,终究不敢和白秀秀对视,像做错了事情一般低下了头。

    至于其他人已经震惊了,好像眼见这个女神级别的女人还真和那个“小偷、骗子”有关系,尤其是瓜子脸小胡和周放的表姐浓妆姐,满脸都写着不可思议,眼下的浓妆姐还没有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过来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白秀秀低头从她的爱马仕里掏出一个银色的菱形格纹钱夹,随意的抽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成默,淡淡的说道:“喏!包养费,不过你得在一个月里面花完一个亿,不许买投资产品,只许买消费品…..还有,记得给小美买

    礼物。”

    白秀秀出口就是一个亿,让围观的一些酒店员工下意识的就认为对方在吹牛逼,虽然对方是住七千多的套间的vip客人,也不可能随手就扔一个一出去吧?

    装逼也不是这样装的啊!你以为你华夏首富么?

    顿时众人觉得眼前的女神似乎光芒也没有那么亮眼了,面面相觑了一下,觉得女神太无脑,这个逼装的忒没有水平,感觉自己就在看搞笑片《西虹市首富》。

    看见白秀秀不着调的话,忐忑不安的浓妆姐安心了一些。

    至于小保安吴强立刻就觉得这一定是新型诈骗案,这两个人一定在摆局做仙人跳,吴强想跳起来指出来两个人是骗子,但抬头看了眼白秀秀,立刻就丧失了这股勇气,觉得这样的女人实在不可能是骗子。

    只有周放觉得事情涉及到了vip客户事态严重,打电话通知了酒店总经理。

    这电影一般的剧情着实让成默有些惊讶又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他身家过亿,一个亿华夏币对天选者们来说确实也不算什么,但成默花钱从不大手大脚,对奢侈品之内的高消费成默并没有爱,买东西成默一向只选对的不选贵的。再说作为天选者要用钱的地方也很多,因此一直以来他依旧是过着简单低调的日子,成默也觉得自己没什么资格大手大脚。

    “只许买消费品?”成默问。

    “你别说有难度!一个亿应该很容易就花光吧?一个爱马仕的鳄鱼皮包就要200万左右…..”白秀秀好整以暇的看着成默说。

    “虽然我对奢侈品算不上了解,但也知道爱马仕的鳄鱼皮包一般都在拍卖公司手中,一般门店是没有的,如果真有,我倒是愿意拿一千万来扫货,这样还有得赚…..”

    白秀秀摇了摇头,“给你钱去用,不是为了让你计算划算不划算,是让你体会一下消费的快感….既然你这样不明事理,那就两个亿吧…..还有,不许只买车和手表!”

    成默并不认同白秀秀给他的任务,摇了摇头,没有伸手去接白秀秀手中的卡,“我真不觉得乱花钱有什么乐趣可言,也不觉得您这样就能让我体验到宣泄**的快感….”

    “不管你想不想,会不会…..我既然叫你这样做,你就必须这样做…在任务方面我希望你明白,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的!”说完白秀秀将黑色的建设银行卡扔在了前台大理石桌面上,转头对目瞪口呆的瓜子脸小胡说道:“他没付的房费从这里面刷!”

    瓜子脸小胡被白秀秀的气势震慑,完不敢说自己还没有上班,站在这里只是在看视屏监控,这个前台的刷卡机也还没有开,正准备微笑着说了“好,请稍等….”

    这时酒店经理一个高大的白人已经闻讯赶来,见状连忙快步跑了过来,看见了扔在大理石桌面上卡片,眼神一闪,抢在瓜子脸小吴前面,十分恭敬的从大理石桌面上拿起黑色的印着金色“华夏建设银行私人银行卡”字样的黑色卡片,仔细的看了一眼,向着白秀秀稍稍鞠躬,满脸微笑的用中文说道:“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一群员工一看酒店向来高傲的洋人管理层都毕恭毕敬,知道有人要糟糕了,都蹑手蹑脚的开始悄悄的向着外围慢慢移动,至于周放的表姐浓妆姐已经要崩溃了,她好不容易通过py主管坐上了前台领班的位置,这下很可能就要黄了。

    白秀秀转头问成默,“你差多少房费?”

    成默则看向了周放,态度和睦的问道:“姐姐,我差你多少钱,你说个数字,随便刷!我说过会报答你的。”

    周围正在悄悄移动的人都停住了脚步,重新围了过来,睁大眼睛看着这真的是电影里才会演的情节。

    瓜子脸小胡忍不住戳了周放一下,低声说道:“既然别人这么说了,你就大胆的说呗?你不是像在长安买套房吗?别人随便开口就是一个亿的,你要个五百万不过分吧?”

    听到瓜子脸小胡的话,心惊胆战的浓妆姐也咬了咬牙,豁了出去一般的劝说道:“对!小胡说的没错,他们要装逼就让他们装呗,你刷个五….不,你刷个一千万…..”

    浓妆姐心想:不管刷不刷的出来,自己应该都立于不败之地了,刷了一千万,到时候可以找表妹要个两百万,不,要个一半才行,这份工作也是她介绍的,钱也是她主张要的,凭什么不给她五百万?

    如果一千万刷不出来,那眼前这个vip客人还好意思找自己麻烦么?总而言之浓妆姐,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取胜之道,却没有料到周放看了看成默又看了看白秀秀,有点紧张的说道:“两千块钱,我昨天只是帮你垫了两千块钱而已。”

    白秀秀瞥了浓妆姐一眼,又看着周放,淡淡的说道:“既然我的小白脸说随便你刷,你放心大胆的刷就是,别说一千万了,就算是一个亿也没有问题…..”

    白人经理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情况,咳嗽了一声,

    跟周放解释道:“这张是华夏建设银行的私人银行卡,比什么运通百夫长和大莱卡牛多了…..”

    说牛的时候白人经理加重了语气,w酒店是球第一大酒店连锁机构喜达屋旗下的高端设计品牌,作为总经理自然对什么卡大概是个什么档次的人使用的门清,但对于周放、小胡和浓妆姐来说,运通卡和大莱卡这种根本不是信用卡的签账卡毫无概念。

    倒是喜欢看网络的吴强知道被传的神乎其神的运通百夫长,忍不住朝白人经理的手里望了过去,情不自禁的说道:“这卡比可以什么事情都能帮客户办到的运通百夫长还牛逼?”

    白人经理瞥了吴强一眼,原本不想理会吴强,但有白秀秀这样尊贵的客人在这里,便解释道:“那是假话,只是有不少优惠而已,而且它在华夏作用不大,在华夏拥有华夏商业银行私人银行卡和华夏建设银行私人银行卡才是身份的象征,它不对普通人开放,但门槛是日流水八百万以上….”

    顿了一下白人经理又对周放说道:“所以,这位尊贵的客人并没有开玩笑,就算你想刷一个亿,都能刷的出来……”

    听到白人经理的话,周围响起了一阵惊呼,所有人都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瞧着站在前台外侧的周放。

    瓜子脸小胡这下反而不说话,巨大的懊恼吞噬着她的心,她万分的后悔昨天没有能对成默态度好一点,谁能想到一个用着破手机的男生,背后居然有这么一个超级富婆,瓜子脸小胡看了看成默和白秀秀,明白了这一次真的“错亿”。

    浓妆姐的脸瞬间变的煞白,这么又钱的女人,当然会非常的有势,自己刚才得罪了她男人,估计没有好果子吃,现在只能祈求自己的表妹赶紧刷它一个亿,不,一个亿还是不靠谱,一千万?还是两千万吧!

    于是浓妆姐强笑了一下,走出了前台抓住周放的胳膊说道:“周放,你看你爸妈在乡下种了一辈子地,得来城里享享清福吧?今天遇到了贵人,千万不要错过,既然贵人让你刷,你就刷呗,反正对于贵人来说,这点小钱也就够买个首饰….啥的…..”

    说完浓妆姐抬头,看着白秀秀,可白秀秀的眼神实在太锐利了,又美的无法逼视,于是转了个头看着成默说道:“我是周放她表姐,她可能不太好意思说,你们贵人说几千万就跟玩似的,我们也不贪心,就刷个两千万…..”

    成默也不介意是浓妆姐开的口,淡淡的问道:“确定了吗?两千万是吧?多刷点没关系,反正不是我的钱我不心疼!”

    听到成默的话,周围又是一片哗然!都大声的怂恿着周放,“周放,刷啊!”

    “对!周放!刷啊!”

    “就刷一个亿!到时候给我们也分点!”

    “刷一个亿!”

    “一个亿!”

    …….

    “一个亿”的鼓噪在酒店的大厅里响了起来,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人的围观,站在所有人视线焦点的周放,紧张的出了一脸的汗水。

    不过她并没有让众人等待太久,镇定的看着成默说道:“两千块,我只要两千块…..”

    成默微微的笑了一下,看着周放说道:“两千块?不改了吧?”

    周放摇了摇头,表示不改了。

    站在周围的吃瓜群众们发出了无比失落的叹息,接着也不知道谁带头,开始给周放鼓掌,震耳欲聋的掌声响彻整个酒店大堂。

    成默对白人经理说道:“那麻烦刷两千块吧!”

    白人经理毕恭毕敬的鞠躬,说了句“好的”,便走到了一个前台的前面,用pos机刷了一下卡,随后把pos机和卡递给了成默,成默并不知道卡的密码,白秀秀附耳过来告诉了成默一个数字,成默便刷了卡,签了白秀秀的名字。

    见成默将笔递给白人经理,周放看了眼一脸担忧的表情,轻声的说道:“那个…..我没有要钱,你们能不能不要怪罪我表姐…..她不是故意的…..”

    成默对于这一点毫不在意,正准备说话,没料到白秀秀却开口冷淡的道:“那不可能,钱是钱的事情,你表姐是你表姐的事情,一码归一码,你要钱不要钱,都不可能改变什么。”

    白秀秀甚至没有给周放和浓妆姐辩解的机会,对白人经理用吩咐的口吻说道:“这个人开除吧!另外你去给酒店协会打个报告,不允许任何星级酒店聘用她。”

    白人经理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没问题,白总。”这个时候白秀秀的资料他已经知道了。

    听到白秀秀和白人经理的对话,顿时浓妆姐的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被酒店协会封杀意味着什么浓妆姐很清楚,意味着将来她休想在酒店行业立足了,浓妆姐睁大了惊恐的眼睛,片刻之后从前台里面冲了出来,她不敢去碰白秀秀,只能抓着成默的手臂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

    两位大人有大量,能不能看在我表妹的面子上原谅我!”

    然而成默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的说道:“松开。”

    浓妆姐的眼泪一下就从眼眶里涌了出来,抓着成默的胳膊,就像抓着救命稻草,摇着头不肯松手。

    周放看见自己的表姐连妆都哭花了,在苦苦哀求成默,也快步走了上来,“成默同学,麻烦你帮帮忙!不要这样好不好?这样她的职业生涯就毁了…..”

    成默看着周放叹息了一声,望了白秀秀一眼,“这个我做不了主啊!”

    成默这明显是把锅甩给白秀秀,但白秀秀根本就不理会周放和浓妆姐,径直向着门口走去。

    成默看着周放和抓着自己胳膊的浓妆姐,假装苦笑了一下说道:“你求我也没有用,我只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你看我金主吊我不?”

    “她都给这么多钱让你用,一定很疼你,你就帮我求求她好不好?”浓妆姐扯着成默的衣袖泪眼婆娑的恳求。

    成默咬牙切齿的说道:“她给我钱只是为了装逼,你看她昨天把我甩在十多公里之外,一分钱都不给我的惨状了没有?要不是周放姐帮我,我昨天就要露宿街头了……她这样强势的女人决定了什么,是无法改变的,我劝你还是想办法找别的工作吧!”

    说完成默就强行挣开浓妆姐抓着自己衣袖的手,快步的朝着大厅门口走去。

    成默出了酒店大堂,长的很有喜感的吴强连忙抓住了成默的手,一脸痛苦的说道:“哥,对不起,我不该开你的玩笑的!”

    成默瞧了眼吴强那想便秘一般的表情,这张脸长得实在太搞笑了,叫人很难心生厌恶,加上吴强做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不像浓妆姐那么可恶,于是成默摇了摇头说道:“根本就没你什么事,赶紧走吧!”

    吴强鞠躬如捣蒜,大声的说道:“谢谢哥,谢谢哥。”

    弄的周围好多人又朝成默望了过来,成默连忙摆手,说了声“别!”就上了保镖给他拉开车门的黑色奔驰s600。

    吴强也不管那么多,依旧在鞠躬,冲着车门鞠躬,直到奔驰车缓缓离开。

    成默从后视镜里看着吴强的影子越来越小,便听见坐在身边正在翻资料的白秀秀说道:“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要对周放的表姐那么严厉?”

    成默看着车窗外古城夜色,路灯和树干不停从他眼前滑过,“不奇怪,你肯定有你的想法,我知道你处理事情一向很公平。”

    “周放是个不错的姑娘,而我想你应该清楚像周放的姐姐那种人,如果让她侥幸逃过一劫,她肯定不会真的认识错误,因此悔改。周放也不会认清楚表姐的真面目。而她丢了工作一定会埋怨周放吧?不管周放会经历什么,那种随时都可能爆炸的雷,还是早点炸了好…..应用的惩罚是拯救,而无谓的宽恕是放纵….”白秀秀一边翻文件一边说。

    “所以你是菩萨心肠,看在再惩罚,实则是拯救?”成默耸了耸肩膀说。

    “菩萨心肠算不上,但我觉得你可以不去扎人,但身上必须有刺,很多时候亮出你的刺,才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白秀秀意味深长的说道。

    成默知道白秀秀在说什么,他将口袋里白秀秀刚才给他的建设银行私人银行卡掏了出来,摇晃了一下,“这个你是认真的吗?一个月就要用完两个亿?”

    白秀秀道:“当然,你看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

    成默想都没有想就直接回答:“经常。”

     

  • Recent Posts

home login
content